首页 关于竞技宝 业务领域 成功案例 合作伙伴 竞技宝JJB 联系我们
当基建成为第四座大山普通人的压力可能才刚刚开始
发布时间:2024-05-21 浏览:[]次

  四十多年的市场经济发展史,给人印象最深刻的可能还要数基建;在过去的四十多年时间里,我国基础设施建设突飞猛进,日新月异,和欧美发达国家的机场、高铁相比有着显著的差异。

  但到了今天,随着我国基建的不断饱和,以及随着时间的增长基建面临检修,它所面临的问题也越来越大。

  就在最近,我国罕见的大幅提高了四条主要高铁线年前高铁系统开始建设以来,我国为应对基建成本上涨和沉重债务而采取的一项最为深远的举措。

当基建成为第四座大山普通人的压力可能才刚刚开始(图1)

  几百公里的路程,在高铁的加持下,普通人仅仅只需要一个多小时即可到达,这比开车快了好几倍,在基建的加持之下,我国的物流成本也变得空前便利,这间接推动了我国的电商普及。

  但当我们越来越习惯于享受到便利便宜的基建之时,往往忽略了基建背后所付出的成本,是极其高昂的,而现在,这种成本将会更具象化体现到我们自己身上。

  高铁票价格上涨只是推动公共服务价格上涨的一部分,今年早些时候,一些城市的水费和天然气费也开始上涨。

  过去我国的公共服务是得到地方大量补贴的,因此我们可以用便宜的价格享受到较高的基建服务,但随着地方债务愈演愈烈,房地产不景气又导致卖地收入下滑之际,基建上涨成为了不得已的一个选择。

  而此时提高价格,可以很好避免一些大型国企的亏损,让消费者支付更多的费用,也有助于抵消随着我国经济增长放缓而普遍出现的价格下跌,即通缩风险。

  自2021年以来,我国已经大幅提高了许多工厂的电费,但住宅用户依然可以享受到较低的受补贴电费。

  今天工厂电费已经在按照市场价付费了,未来随着地方财政的承压,居民用电,也会回到市场时代。

当基建成为第四座大山普通人的压力可能才刚刚开始(图2)

  不可否认,今天的我国年轻人群体当中已经有很大一部分人拥有类似日本“低欲望社会”的倾向,他们秉承着不结婚、不生子、不买房,以此来避免陷入三座大山的重压之下基建

  但基建则不同、水、电、气乃至高铁价格,都是和人们息息相关却又离不开的东西,这些基础设施的价格一旦涨价,哪怕是对一个低欲望的年轻人来说,也意味着他必须要为此支付更高的价格。

  这在过去,经济高速增长的时代当然不是一个问题,因为个人收入也在显著增加;但在今天,随着宏观经济的增长放缓,个人收入的停滞乃至下滑,此刻基建价格上涨,人们的生活压力只会更大。

  而高铁,又是我国基础设施建设能力的象征;它是在消费者有需求之前就已经开始建设,而高铁的建设又往往需要巨额贷款,仅运营铁路网络的国家铁路集团的贷款就高达6.13万亿元。

  今年,我国财政部已经下令国内十几个负债最重的省份减少基础设施支出,以换取债务减免。而我国未来的经济增长重心,也开始从基建拉动和房地产投资转向科技制造业和出口,但科技制造业和出口正在面对来自欧美的更大压力。

  自2008年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以来,我国已经开通了4.5万公里的高铁线路,连接了每个大城市和数百个小城镇,从规模上看,这4.5万公里的高铁线路,足以跨越从纽约到洛杉矶的美国大陆10次以上。

  高铁的优势显而易见,运行速度极快,每小时可以达到300公里到380公里,由于轨道笔直,列车还可以在不减速的情况下高速运行。

  为了支付高昂的造价,高铁在建设之初往往由省级和市级的合资企业拥有,这些合资企业曾经帮助支付建设费用,但随着地方债务的压力,对高铁的补贴能力也越来越弱。

  另外随着高铁建设年限到期,一些老旧的线路也开始需要更多维护,这些线年左右建成,如今差不多二十年过去了,维护费用也开始逐步上涨。

  铁路系统在一份声明中解释了本月一些线路票价上涨的原因,称“线路维护、车辆购置、设备更新、劳务用工等运营成本发生了较大变化”。

  因为过去几年宏观经济增长放缓的原因,普通人的收入几乎没有什么明显的增长,但涉及到民生的基建价格一旦上涨,人们的生活成本只会更大。

  杭州至上海、长沙、宁波,以及武汉至广州的高峰线路票价都将上涨,许多城市位于我国中部长江及其支流附近,是相对较富裕的地区。

  这些地段的高铁价格上涨,往往影响更小,但对于北上打工的上班族来说,高铁涨价依然对他们构成了一定的挑战。

  除了杭州和长沙之间的线路涨幅较小之外,高峰时段的一等座和二等座票价将上涨近20%,豪华VIP商务座的票价也将上涨39%。

  这已经不是高铁第一次涨价,但这次涨价之所以获得格外注意,可能还是因为涨幅格外大。

  早在2020年底,铁路系统就将北京至上海的这条全国客流量最大的线%,短短一年后又提高了10%,而这次一次性上涨近20%,自然也引起人们的格外注意。

当基建成为第四座大山普通人的压力可能才刚刚开始(图3)

  尽管我国的高铁相比欧美依然很便宜,但欧美的收入通常也比我们更高,是我们的三倍以上,这也导致高铁价格上涨,对普通人来说,往往意味着更高的生活成本。

  在高铁票价上涨后,从武汉到广州的高铁二等座最高票价很快达到553元,这段近1000公里的旅程需要不到四小时时间,头等座的票价为885元,和美国火车的经济舱一样,但美国的人均GDP则差不多是我们的七倍。

  在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,不少人因为高昂的房价望而却步,选择在邻城租房,北京、上海上班这样的人不再少数,他们每天乘坐高铁往返于两个城市之间,相对廉价的车票和一线城市高昂的房价,是他们选择在邻近城市租房的根本原因。

  更进一步,随着一些城市的水电气开始涨价,地方债务的压力开始均匀地分摊到每个人、每个家庭身上的时候,人们可能还会做出更理性的消费。

  基建涨价,从来都和高收入群体无关,真正最容易受到影响的,还是中低收入群体,换句话说,地方上的债务压力,如果不能依靠高收入群体去填补的话,那么对刺激消费的作用,可能也是极其有限的。

  硬性成本越来越高之下,普通家庭留给消费的空间自然开始塌陷,这对每个人来说,都不算是个好消息。

  但反过来,基建价格上涨又更像是一种无奈之举;“基建狂魔”和“世界工厂”一样,每一个称谓背后,都有其代价和成本。

  过去的基建拉动经济增长,带动更多人就业,但随着基建的饱和和维护成本的上涨,最终买单的,依然还是我们自己本身。

  当然,老去的还不仅仅是基建,还有人口,这也意味着,我们在准备负担一个老龄化社会的养老成本时,我们还需要去负担维护成本越来越高的基建。

  作者:罗sir,关心经济、社会和我们这个世界的一切,好奇事物发展背后的逻辑,乐观的悲观主义者。

Copyright © 2018-2024 竞技宝JJB·(中国)官方网站 - ios/安卓版/手机APP下载 版权所有  xml地图  网站地图  备案号:浙ICP备2020030180号